虚拟币“矿商”的刑事法律风险

admin · 2022-08-30

最近,我们代理的一起虚拟货币矿商涉税涉汇的刑事案件,经过三个多月的连续辩护,我们代理的当事人终获无罪,公安机关终止侦查,没有留下前科。

在办案过程中,我们发现矿商的商业版图和法律风险,已经今非昔比。

虚拟货币挖矿,即:使用计算机CPU和显卡运行某种特别算法,计算出符合其特定规则的一个解,其本质就是生成一个新的区块,然后将新生成的区块和原本的区块加密打包在一起,也就形成了所谓的加密数字货币,在这个过程中,记账网络会给出一些奖励。矿商,是指生产或销售POW挖矿设备(矿机)的厂商或个人。

传统矿商的业务模式,比较单一,主要是矿机的买卖,委外代工、组装贴牌后进行销售,或者作为上游矿商的代理或二次贴牌销售,但矿商赚取的主要是硬件的差价。最开始的内卷,还是文质彬彬的,毕竟圈子不大,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尤其是穿越几次牛熊后,能够活下来的,都是有一定实力的,或者在圈子内锚定了某种资源或者靠山,但总体上看,这块业务,是越做越透明了。

当行业越做越清的时候,剩者为王的玩法和逻辑就变了。

第一层的矿商,掌控了渠道和核心资源,比如行业规则的制定权、芯片的供应渠道或传统硬件厂商的渠道等,可以制定行业标准、规则和玩法,进而发展为头部的垄断性矿商,与交易所、项目方、资本方和背景方交织在一起,拿捏着行业和产品的标准、规则与命脉。

第二层的矿商,没有掌握核心资源和渠道,但是在特定领域内,有一定影响力的资源,比如创始人或股东的背景,交易所和矿池的投资与支持,或社群与渠道的优势等,逐渐成为中流砥柱矿商。其中,只有一部分利润来源于二手矿机。

第三层的矿商,缺乏核心竞争力,也没有特别的资源背景,逐渐发展为代理性矿商,主要通过社交媒体群组和代理商,立足市场,主要盈利来源于二手矿机。因为一手矿机已经被上游厂商垄断,而且价格相对透明,骨头又硬,不仅难啃,而且肉也不多。而二手矿机,门道更多,水深一些,利润空间会大很多。

第四层的矿商,是由圈内的其他生态发展而来,比如之前是做矿场的,后来随着规模的扩大或者客户的需求,逐步涉足矿机业务,但一般很难做大,大部分都停留在第四层或第三层,天花板是成为第二层的代理或跟班。

大众型矿商,缺乏资源与背景,是其他普通矿商的代理或代理的代理。虽然生存空间有限,但整体的数量较大,流动性很强,鱼龙混杂。

丁飞鹏律师在安徽

水至清,则无鱼,浑水方能养大鱼,矿商的生态也起了变化,加之法律意识普遍较弱,刑事法律风险开始逐渐显露。

一、非法经营罪的法律风险

2021年9月24日,十一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通知》,明确规定虚拟货币挖矿属于落后工艺,对产业发展、科技进步不具有积极的带动作用,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将受到全面监管和清理,但矿商生产或销售矿机的行为本身并不构成非法经营。

但矿商在矿机交易和托管环节,或多或少地接受虚拟货币作为法定货币进行支付和结算,甚至自行建厂挖矿的也不在少数,因此矿商手里积攒了大量了的虚拟货币。

一方面,矿商需要变现,以支付矿机或部件的采购费用、员工工资、场地租赁费等办公和运营费用。另一方面,矿商手里大量的处女币也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和青睐,一些特定用途和渠道的资金便纷至沓来。

刚开始的出金,矿商主要是为了经营所需;但当牛熊转换的时候,市场预冷,矿机产能过剩,甚至矿机论斤称也无人问津,很多矿商不舍得割肉(低价卖币),无奈做起了副业,自己出金或介绍他人出金,进而做起了场外OTC。

与传统的OTC相比,矿商的规模和体量,都是惊人的,单笔的金额基本在百万以上,甚至百万美金以上,普通散户的出入金需求根本无法支撑矿商OTC。

随着国家对电信网络诈骗打击,一个万亿级的洗钱与换汇市场盯上了虚拟货币,矿商OTC刚开门,直接撞脸上了。手握天量筹码,矿商OTC利用自己的渠道优势,在场外交易市场,横冲直撞,赚的盆满钵满。

链通律师在八达岭长城

随着断卡行动的推进,矿商OTC也没能逃过断卡,不得不转战外汇市场,通过境内的化妆品公司钟表进出口公司外贸公司资产管理公司等公司和第三方支付(或第四方),与境外进行对敲,赚取换汇手续费和虚拟货币差价,一箭双雕。

《刑法》第225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有下列非法经营行为之一,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2019年2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非法买卖外汇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 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或者非法买卖外汇,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非法经营行为情节特别严重:(一)非法经营数额在二千五百万元以上的;(二)违法所得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

矿商OTC非法换汇的资金体量,一般在几百个小目标起,法定的刑期在五年有期徒刑以上,比如行业内某位家喻户晓的大佬,就因非法经营罪和帮信罪被判了大几年,至今仍在里面踩缝纫机。

链通律师在八达岭

二、偷税漏税的法律风险

在经营过程中,矿商的经营主体混乱,有的用公司主体经营,有的用自然人主体经营,也有用个体工商户经营,还有用境外公司经营的。除了主体经营的混乱,矿商的收付款更加混乱,很少使用对公账户收款,通常使用财务人员或亲属的个人银行卡收款,或使用泰达币(USDT)等虚拟货币收付款。不管是公司经营,还是个人经营,数以亿计的经营额或营收所得,与象征性的纳税额相比,涉税风险是明摆着的。

三、虚开增税发票罪的法律风险

虚开发票罪,是指为了牟取非法经济利益,违反国家发票管理规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和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以外的发票的行为。《刑法》第二百零五条规定,虚开本法第二百零五条规定以外的其他发票,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在经营过程中,矿商在采购矿机端,有大量的进项税额度;在销售端,鉴于客户多为个人用户或虽为企业用户但不要发票的原因,矿商存在着进项税的大量剩余。有的时候,个别矿商认为蚊子腿也是肉,会将采购矿机的进项税发票转移给关联公司抵扣使用,或转卖给中介,收取几个百分点的佣金或手续费,进而涉嫌偷税漏税。

链通律师登上长城

四、洗钱罪的法律风险

根据《刑法》第191条的规定,洗钱罪是指为掩饰、隐瞒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的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的来源和性质,而实施的提供资金帐户;将财产转换为现金、金融票据、有价证券;通过转账或者其他支付结算方式转移资金;跨境转移资产;或者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来源和性质的行为。

有的矿商产的处女币,很少一部分人的喜爱,在定向输送和资产外逃的操作过程中,非常容易因为目标客户的出事,而导致东窗事发,进而涉嫌洗钱犯罪。

五、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犯罪所得收益罪的法律风险

《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规定,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而予以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在矿机销售的下单环节,大多数依赖电话或社交软件的群聊,很少验证客户的身份或实名信息,尤其是散单,下单更为随意,基本上有没有可查证或归档的订单。

在矿机销售的发货环节,主要依靠第三方物流,对于偶尔的大单也有些送货上门,但整体上较为自由、灵活和随意,不够规范,基本上没有做到与客户、下单的一致性,非常容易被坏人利用。

在矿机的采购环节,很少有原材料的进货或组装记录,因为大部分为代理模式,通俗来说,就是二道贩子,还有一部分是翻新机,从生产到销售,再到售后,还处于野蛮生长阶段,非常不规范。

还有一部分矿商,以矿机的销售为幌子,空买空卖,实质上经营虚拟货币和资金的兑换,数以亿计的资金和虚拟币,有相当数量的来源可能存在问题。更有甚者,对客户的资金或虚拟币来源于电信ZP或跑分平台或网赌平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链通律师在长城

六、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法律风险

《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规定,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除了经营不规范或跨界的矿商之外,主要集中在下游矿商,尤其是代理型矿商,在对C端的销售过程中,涉及数以千计(万计)的自然人客户,流水几十亿、上百亿,规模和范围不可谓不大。客户在下单后,随意变换不同的自然人账户付款,或者银行卡在出现数十次、几百次封控或司法冻结后,依然不规范经营行为和收付款方式,不做任何改进和预防,在一些地区,可能会被认定为主观上放任,进而被认定为间接故意型明知,而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链通刑辩办案

924政策之后,顶层的矿商纷纷出海,但大部分代理型矿商依旧在国内展业。随着国家对银行卡电话卡外汇地下钱庄等领域的严控与打击,矿商的生存空间也面临着诸多挑战。面向散户的代理型矿商,因其业务的粗放式扩张和巨大的流水,刑事风险也在不断增加。其中,以矿商OTC为典型代表的混业型矿商的刑事风险,更是首当其冲……

文章推荐:

又一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爆雷!暂停存取款和交易,怎么回事

区块链发展迎来新机遇

不懂区块链?我们用一首歌来告诉你(还有漫画哦)

【岛读】终于有人把区块链讲清楚了